快捷搜索:

你是否将我忘记,然岁月将过去掩埋

以为人生漫长得恍如隔世,着实不过走了短短几丈

韶光是一支初绿的笔,用如流水的墨,写着岁月策划好的册本,从古至今,春花秋月,我们在不合的故事里,演绎着相同的主题

逝水流年,如斯断交,大概我们还不明白的时刻,它就已经拜别过了,在盘点过往的岁月中,已不知道究竟是哪小我、哪片风景,在你心底留下深刻的一笔?若干姻缘际会到底照样擦肩而过!

看着怀素的不拘一格的翰墨,统统悲哀和苦楚悲伤,皆如昨日之风他虚渺潇洒的故事,似流水行云,无来无往仿佛在奉告我们,凡尘的统统纠缠,无论深浅,无论冷暖,无论难易,无论贫富,须臾等于烟云,又何必那么执着,那么在意

静下心,看一枚叶子无声地飘落,看一只蜜蜂栖息在花蕊上,看一炷檀喷鼻垂垂所在火;或是喝一盏清茶,和某个不有名的路人,若有若无地闲话家常;时间倏然而过,并不惊醒昔年里某个画面这时刻,却会感觉,韶光是用来遗忘的

韶光是一支溜达千年的笔,从开始到终局,看似花团锦族的人生,却不知从何提及

岁月携着影象垂垂远去,不得不让我们包容那次说的再会,忘怀那次拥抱的温度促老去的从来不是风景,而是离人

回望的瞬间,影象中的河山,在无数个晨钟幕鼓得敲打下,也暗淡了初始的色彩,而记起的不过是春来秋去

也曾有以前,也曾重逢在最深的尘世里在花开之前,我已明白,人生不过是场萍聚没有谁,要去为一段烟云旧事,做着豪无意义的陷溺

在怀念的日子中,已然掉去了那股肉痛大概是我在以前走了出来或许在岁月冲刷放学会了忘怀,或许尘封的影象里,藏隐了许多肝肠寸断,催人泪下的故事,让人不愿再想起若干舒服,若干坦然,若干虚情,若干假意,都随风散去,化作尘土生命就在当下,我们不必再夷由,既要拿起,也要放下

而我们都只是尘世过客,背上的行囊,装满了世味,沉重得压弯了腰这一起仓匆匆地拎起,到脱离的那一天,也要学会该若何放下我们老是给自己找出许多来由和饰辞,将所有的伤心,怪罪给韶光用懦弱的谎话,搪塞真实的幸福奉拜别人,我们的爱,我们的恨,我们的开始和停止,都是情不自禁

也曾有过回忆,也曾有过不以为意的分袂,在花落之前,我早已把一盏茶喝到了无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